你的位置:北京印刷厂 > 分类介绍 >

杨虎城印刷《活路》遭告密

2013-12-02 19:09      点击:
张学良在与杨虎城取得抗日共识的同时,通过手下被红军俘虏的团长高福源与红军也建立起了合作关系。特别是1936年4月初,他在肤施(今延安)教堂内与周恩来竟夜长谈后,完全为周恩来过人的才智所折服。在那个时期里,张学良的思想和行动都表现得十分积极,他甚至提出了加入共产党的要求。

  为了改造部队,张学良让高崇民、刘澜波、孙大胜等用化名写了几篇讲抗日、联共以及批评蒋介石、阎锡山阻挠红军东征抗日的文章,合成小册子,名为《活路》。文章写出来后,他们和几家经常有生意往来的印书馆商量,印书馆都不敢承印。王菊人说:张学良告诉杨虎城,你是地方人,你想办法。杨答应了。十七路军军需处有一部铅印机,有印刷工人,经常开工做活,地址在新城十七路军总部内,有数道岗位,自己可以秘密印刷装订。军需处处长王惟之是个同情抗日的人,杨便叫王去办,并再三叮咛要严守秘密。

  王处长自己监督,几夜印了8000本。王先用自己的小汽车运到西仓门的家中,隔了一天在傍晚用申伯纯的小汽车送到甜水井高崇民家,由高密发东北军前线部队。杨又派崔孟博带了2000本送到宜川,交第三十八军军长孙蔚如发给十七路军在陕北前线的部队。事前估计到,这本小册子一发到前线,特务必然知道,谈不到保密的。杨说:“这个本子发到前线官兵手里,作用很大。秘密保不住的时候,特务无非用枪杆吓人,咱也有枪杆对付。有勇气抗日不怕特务。特务来软的我们软对付,他来硬的我们便和他们硬干。”

  不料,两个被国民党特务收买的印刷工人偷着多打了一份校对清样,将清样交给了“剿总”情报处处长江雄风(蒋介石的特务)。江雄风奖赏了这两个告密者,并立即报告了蒋介石派驻西安的亲信—“剿总”参谋长晏道刚。晏召集蒋系特务头子江雄风、马志超、曾扩情等开会研究。他们认为小册子既是在十七路军印刷厂印的,编者应该也是十七路军系统的人。可看内容与口气却又像是东北人写的,而且宣传的对象有多处也指明是东北军。这样猜来猜去,就将目标锁定为十七路军参议郭增恺(郭当时兼任宋子文的经济委员会驻西北特派专员)。郭1936年夏给阎锡山密电劝阎实践前约,相机联合韩、宋组织华北抗日同盟,密电刚被特务们译出。经请示蒋介石后遂将郭秘密逮捕,送往南京,关押在宪兵司令部中。直到西安事变时宋子文来陕,才带郭一同回到西安。

  秘密逮捕郭增恺时杨虎城并不知道,当听到消息时,人已送出陕西了。晏道刚在捕人后,将杨虎城约到“剿总”,暗示杨要有所注意,他指出“何敬之(何应钦)在江西剿共时,何的随从人员中有共产党,把军事计划偷送到红军方面,结果何吃了大亏。你对你左右的人要常注意”。杨听了这番话,估计是印《活路》出了问题,同时又得知郭增恺被捕的消息,感到内部有问题,就令军需处和军法处迅速查明泄密和帮助特务的人。经过调查,查出了那两个向特务告密的工人,就当即关押了,使特务失掉了人证。后来特务们也发现抓错了人,发现高崇民才是真正编写《活路》的人员之一,就要逮捕高崇民(张学良当时不在西安),杨虎城知道后将高秘密送到他三原县东里堡的家中隐藏起来,命令当时在三原当管家的副官王世英绝对保证高的安全,如遇特务逮捕可以武力抗拒。后来又送高离开西安到天津去躲避。

  


北京印刷厂印刷来源:http://www.aa7654.com/fenleijieshao/61.html